已经延烧4个月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引起了全球关注
2020-01-09 09:00:58 来源:国际金融报

已经延烧4个月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引起了全球关注。

在社交媒体,一张显示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已经被烈火“攻占”的图片被广泛传播,包括美国歌手蕾哈娜也转发了这张图片,并惊呼:“毁灭性的!”

336ba095413bad9ca5b01d9aa03ee0d8.jpg

实际上,这并不是一张真实反映澳大利亚火灾情况的照片,而是艺术家Anthony Hearsey依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火灾数据进行可视化处理的图片。他表示,“由于渲染器的效果,着火比例有些夸张......并非所有区域都着火了。”

另一幅广泛传播的图片,是用火焰图标在地图上标识出“澳大利亚所有的着火点”。图片显示,整个澳大利亚已经被大火所覆盖。

a65be3a180a86625721cc6abbb8b8e5e.jpg

这些热源取自澳大利亚政府网站MyFireWatch,该网站使用卫星数据绘制热源图。然而,根据其网站,数据包含“比周围环境更热的任何热源……这可能包括炼油炉、高反射率的大型工业屋顶等”。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的“着火点”都是目前正在着火的地方。

尽管坊间流传多个误导性的图像,但澳大利亚的火情确实已到紧要关头。

从去年9月开始,澳大利亚就已经出现火灾季的危险迹象。近几个月来,澳大利亚全国范围都发生了大火,6个州中有4个受到影响。其中,澳大利亚的东海岸受灾最严重。

自去年9月开始,大火已经烧毁了近2000座房屋,造成至少25人身亡。悉尼大学的生态学家估计,大火还导致近10亿只动物葬身火海。在澳大利亚北部,数万只蝙蝠在高温下坠落;在新南威尔士州,4.8亿只哺乳动物、爬行动物、鸟类或被直接烧死,或因栖息地丧失而死去。

据估计,澳大利亚过火面积超过了瑞士国土面积,其烟雾甚至蔓延到了新西兰,居民纷纷离开受灾地区。BBC称,这场森林大火造成了“(当地)有史以来最大的搬迁”。

火从何来?

创纪录的高温、持续的干旱和强风共同造成了此次灾难性的火灾。去年12月中旬,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遭受强烈热浪袭击,创下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天,平均最高气温为41.9摄氏度。

而自2017年初以来,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州的大部分地区都出现了降雨不足的情况。干旱袭击了该国产量最高的农业地区,其中包括一些正在起火的地区。

面对干旱的挑战,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为了应对灾情,从1月8日起派出直升机在澳大利亚东北部射杀最多1万只骆驼。

射杀这些骆驼的主因是由于天气炎热干燥,骆驼不断翻越围篱、接近人居住的房屋,希望从空调机等来源获取饮水,导致了干旱地区社区生活的混乱。

此外,根据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警方1月6日透露,在2019-2020山火季,共有180人涉嫌纵火,其中24人涉嫌故意纵火而引发山林大火。在这种情况下,消防力量的不充沛,造成了火势无法迅速平息。

据法新社去年11月报道,在当时,已持续两个月的山火造成3人死亡的情况下,澳当局派出“超过1000名消防员参与扑救100处起火点”,平均每处仅13人。

气候变化惹的祸?

这场被称为堪比一次“原子弹爆炸”的火灾让公众对于气候变化有了更多关切。全球变暖把绿色植物变成了“火种”,使问题更加严重。

斯坦福大学环境研究所所长克里斯·菲尔德(Chris Field)表示,今年是“气候变化影响的标志性年份”,不可否认的趋势和不可预测的天气造成了“可怕的融合”。

正如《泰晤士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所说的,目前还不能确定全球变暖是否“导致”了某一特定的极端天气事件,因为引发天气变化可能有多种原因。但是,从火灾到洪水,气候变化对极端天气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而且越来越明显。

根据科学报告,几乎没有其他发达国家像澳大利亚一样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

澳总理或陷政治危机

灾难性的火灾状况使人们高度关注澳大利亚政府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方面的不作为。尽管排放量继续飙升,但目前由一个保守联盟治理的澳大利亚在能源和气候变化政策上难以达成政治共识,主要是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澳大利亚悠久的采矿业和强大的煤炭游说团体的影响。

现任总理斯科特·莫里森作为右翼自由党的一员,对要求采取更有力的气候行动的呼吁表现出敌意,并禁止各种形式的环境抗议。

根据《2020年气候变化绩效指数》(2020 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澳大利亚在57个气候变化政策国家中排名最后(仅次于美国),该指数将莫里森列为“退步力量”。

莫里森已因为救灾不利面临众多批评,特别是他在火势蔓延后,仍在12月按照计划飞往美国夏威夷度假。在此期间,有两名消防员牺牲,引发民众不满。他还为其政府对“史无前例”的林火危机处理及其气候政策进行了辩护。他数次轻视火灾的严峻程度,否认气候变化与此次火灾的关系也受到普遍抨击。

直到2019年12月,澳大利亚副总理Michael McCormack仍然坚称,是“胡言乱语的都市左派”在趁着火情散布“对气候变化的焦虑情绪”。

政治分析人士警告说,森林大火危机可能会极大地削弱莫里森的政治权威。